文章还分析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1-19 11:4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(原题:上海自贸区为两岸经济带来新的合作空间)

该文章同时也分析了台湾岛内相关经济示范区的情况。对台湾而言,台当局“行政院”于2013年8月16日正式核定“自由经济示范区第一阶段推动计划”,自由贸易港区、台南安平港、以及屏东的农业生物科技园区,将通过“前店后厂”模式,结合邻近县市各类园区,于各地同步推动。同时将智慧运筹、医疗、农业加值及产业合作,列为优先示范之产业活动,并考虑将“财富与资产管理业务”纳入示范区。

文章最后说,至于具体的合作模式,仍取决于未来两岸当局的政策决策与两岸协商的共识。

三、扩大服务业开放、促进服务贸易

上海自贸区的意义与特色

“负面清单”是上海自贸试验区内一项典型的制度创新,它体现了在投资领域“非禁即入”的原则,2013版“负面清单”共涉及18个门类、89个大类、419个中类、1069个小类、190条管理措施,占行业比重的17.8%左右。其中使用禁止字样的有38条、限制字样的为74条。负面清单内投资按原有办法管理,清单外按内、外资一律的原则。按照新规则,外资企业登记以前承诺29天办理,现在承诺最快可以4天让企业拿到营业执照、机构代码和税务登记等。“负面清单”事实上是划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,明确政府需要管的事,利于转变政府职能。

文章认为,上海自贸区从媒体公开讨论到总体方案的公布,只有短短几个月时间,反映出中国大陆政府迫切推进改革的动力和决心。究其原因在于为中国大陆寻找新的增长引擎。对此,上海对自贸区的探索是中国大陆未来改革和新增长点的探索。

虽然如此,由于上海拥有贸易、航运和物流等优势,自由贸易试验区将显著促进转口贸易、航运发展,并提升物流的集聚效应。

文章表示,上海自贸区是在保税区贸易开放上的进一步升级,更加强调政府职能转变、服务业的对外开放。但因为自贸区的设立是制度创新的尝试,其制度红利的释放需要一定的时间。特别是因为主要的开放以服务业为主,预计未来将有更多的细则陆续出台。

2013年9月25日,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杨毅表示,支持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、海峡西岸经济区、平潭综合实验区和台湾地区的自由经济示范区展开交流合作。

(责任编辑:秦静)

推动金融服务业对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,以及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,支持设立外资银行和中外合资银行;允许金融市场在试验区内建立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;逐步允许境外企业参与商品期货交易;鼓励金融市场产品创新;支援股权托管交易机构在试验区内建立综合金融服务平台;支持开展人民币跨境再保险业务,培育发展再保险市场。

四、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

台湾《中央日报》网络版10月22日发表特稿文章,分析了上海自贸区的发展前景,及其对中国大陆以及海峡两岸经济合作的意义。文章内容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:

自贸试验区将按照“一线彻底放开,二线高效管住”的要求,改革现货物“先申报、后入区”的海关监管模式,允许企业“先入区,再申报”。凡符合国际惯例的货物均畅通无阻,不存在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。

一、以“负面清单”为核心的投资准入管理体制改革

2013年9月27日,中国国务院公布《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》(简称《方案》),明确了上海自贸区的五大主要任务及措施。2013年9月29日: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为“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”揭牌,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上海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杨雄则共同为“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”揭牌。

在金融业的开放方面,允许试验区内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开办离岸业务等措施,将会吸引中资与外资银行进驻,并积极发展离岸业务。

二、由“境内关内”走向“境内关外”

相对地,台当局“经济部”在示范区的国际合作模式中也提出“两岸区对区对接的合作”,未来不排除推动海西区、平潭岛的产业合作。强调基于平等互惠原则,由大陆选定适当地点与台湾的示范区进行开发建设与产业合作,并结合大陆及跨国企业资金合作,共同投资、研发、产销合作、共同培训人才等。其中,智慧运筹、医疗、农业加值及高科技产业的合作,是可能的方向。

两岸的合作空间

文章还分析,特别是面对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(recp)、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(tpp)和泛大西洋贸易投资合作伙伴关系(ttip)等区域贸易协定,以及wto多边服务贸易协定(psa)的谈判进展,《方案》尤其具有应对服务贸易市场开放、法规松绑与透明化、便捷化等要求的意义。

在风险可控前提下,在试验区内加强金融制度创新,成熟一项推出一项:一是在自贸区内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;二是先行先试利率市场化,在全大陆统一部署的架构内,稳步推进;三是在自贸区内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,在风险可控情况下有序推进,支持企业走出去,提高国际竞争力。

五、推动金融服务开放

对于台湾的“自由经济示范区”,国台办副主任郑立中表示,大陆也有很多成熟的经济开发区、示范区,两岸可以加强园区合作,实现区域对接;也盼台湾对陆企更加开放,推出更公平的政策措施,相互借鉴、实现双赢。

上海自贸区的发展前景

文章还指出,虽然在试验区内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、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、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方面创造条件先行先试,显示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,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,都将有大幅度提升。但是,因为更强调“风险可控,按照先行先试、风险可控、分步推进、逐步完善”的方式,意味着利率市场化和自由兑换要做,但是时间表和多大程度上做,仍要以风险管理能力具备为前提,不会什么帐户都放开。

根据文章总结,《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》的“总体目标”,在于经过两至三年的改革试验,加快转变政府职能,积极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和外商投资管理体制改革,力争建设成为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、货币兑换自由、监管高效便捷、法制环境规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,为中国大陆扩大开放和深化改革探索新思路和新途径,更好地为全国服务。该方案的特色包括:

自贸区将选择金融服务、航运服务、商贸服务、专业服务、文化服务以及社会服务等六大领域,包括增值电信、游艺、游戏机销售与服务、旅行社、建筑与工程设计、演出经纪、娱乐场所、教育与医疗服务等现代服务业,采取开放措施,暂停或取消相关准入限制,营造有利于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,显示出为产业结构全面转型进行试点的特点。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

今年3月底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上海考察期间表态:“鼓励支持上海积极探索,在现有综合保税区基础上,研究如何试点先行,在28平方公里内,建立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,进一步扩大开放,推动完善开放型经济体体制机制。”促成自由贸易试验区方案获得国务院审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