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发现时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8-11 03:07    次浏览   

22:45

胡女士介绍,他们一行人本来是跟着队伍行动,但中途一名登山的“新手”不慎扭到了脚,他们为了照顾伤者导致前进速度减缓,才掉队迷了路。

驴友逃票登泰山被困获救受罚

胡女士介绍,发现掉队后,6男5女还抱着侥幸心理,觉得只要“凭感觉走”就能追上大部队,可没想到天很快就黑了,他们只有一只小手电照明,很快就迷了路。在寻找下山道路的时候,周围天气越来越冷。11人越走越累,最后他们只好找到一块巨岩抱团取暖避风,同时轮流吹哨等待救援。

风险自理成潜规则

山坡上凝结成冰的积雪减缓救援人员的搜救步伐。近两个小时的艰难搜索后,一组救援人员在3月2日凌晨0时15分许听到了“嘟——嘟——”的哨声。

大连驴友天山被困直升机救援

凌晨2时10分左右,11名迷路驴友全部获救,并被送上开往锦州市区的大巴车上。经检查,被困人员除体力透支外均无大碍。

驴友吃雪止渴抱团取暖

“风险自理算是驴友中的一种‘潜规则’。”重庆市探险协会副会长、驴友空间创始人张建图介绍,在组队模式上,通过网络自发组队的驴友占80%左右,这种方式一般由发起人(即驴头)在各网站发布征集帖,内容包括驴行目的、简单的路线行程、费用、报名方式等。这种组队一般采用aa制,召集者可能会先发布免责声明,或与成员签署免责协议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“老驴”坦言,他曾多次充当“驴头”,但对“新驴”,只要不超过预定出行人数,大都来者不拒。一般都是简单交代一下注意事项,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进行培训。

警方摸黑上山搜救驴友

2012年11月24日,10名驴友穿越鳌山时,突降暴雪,被困山中。在各方的努力下,最后6名被困人员安全下山,与此前下山求救的1名带队人员会合,另3名驴友不幸遇难。

“又累又渴又冷,大家都冻木了。”胡女士回忆,入夜后山里很冷,他们又喝光了水,不少人被迫曾吃雪止渴,大家很恐慌。“以后不会再这样冒险了!”

昨日上午,北国网、辽沈晚报记者联系上了被困驴友胡女士。

凌晨2:07

医巫闾山最高海拔866米、面积630平方公里,到处是崎岖的山路。警方到达被困地点附近时已接近深夜11时。山上早已一片漆黑,而此时被困驴友已经位于山中信号不好地段,难以对自身位置进行定位。

北街派出所民警介绍,该驴友团队原计划于3月1日当天由义县冷家沟徒步走到北镇龙岗子,由西向东穿越医巫闾山。根据“大部队”步行时间推算,被困11人大致位于北镇龙岗子附近的深山之中。随后,古塔警方向锦州市公安局汇报,要求义县及北镇警方援助,同时也与锦州登山协会取得了联系,请求对方提供技术及装备支援,此后携带救援装备驱车赶赴义县冷家沟。

警方只好集合附近熟悉路况的村民,组成多个5人小组入山搜救。

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敏称,驴友进行的活动,不是生产生活必需的活动,如果取得了相关部门的许可并按有关规定开展活动,出了问题,管理部门有义务救援;如果为了逃票、探险,故意违反某些规定,就不应由政府埋单。

中国登山协会著名山难专家、原户外部部长李舒平表示,从他们发布的事故报告分析看,驴行事故多数发生在网上招募组团及个人独自参加户外活动中,由俱乐部等单位组织的户外活动遇难人数较少。

电话里一男子称,自己所在的百余人规模的本地驴友团队通过qq群组织了翻越医巫闾山的登山远足活动,可行动中却有6男5女共11人掉队困在山中。被困人员的手机仍保持着畅通。被困驴友表示:“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是在什么地方,周围都是悬崖和积雪,已经有队员摔伤,下山非常困难。”

2013年5月20日,两名游客根据网上泰山逃票线路,制作了逃票登山攻略,结果走入野道迷路,被困15个小时,后在景区工作人员的救援下安全下山。执法人员对两名违规进山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,并依据《森林防火条例》相关规定,给予两人罚款共600元。

每次驴友涉险,都要动用大量人力、财力、物力进行救援,该由谁来埋单?

11名驴友被困医巫闾山

被困驴友全部脱困

2006年7月7日,广西南宁市当地女孩“手手”参加由网友组织的自助游时,被山洪冲走。后来,她的家属将一干驴友告上法庭。在这起被称作我国首例遇难驴友家属状告驴友案中,一审判决认为“驴头”有过错,应赔偿16.3万元,其余驴友连带赔偿4.8万元。

违规应自掏腰包

百余名驴友结伴攀登医巫闾山(又称闾山),天色变黑时却只有90余人下山,剩下6男5女迷失方向被困山中。

凌晨0:15

松散驴行事故频发谁该担责

“应该是被困人员发出的声响!”经过对声源方位的判断,救援人员缩小了搜索范围,最终在一块巨岩下面发现了微弱的光亮——被困的6男5女正挤在岩石下轮流吹哨和取暖。

经过近7个小时的全力搜救,警方终于在次日凌晨2时找到了被困的11名驴友。被发现时,这些人手中唯一的照明设备是一只小手电,由于用完了饮用水,他们靠着吃雪止渴才挺了下来。

10名驴友穿越鳌山遇暴雪3人遇难

2013年9月24日,大连7名驴友在穿越天山狼塔c线时,队员“船长”突发胃穿孔危在旦夕。新疆军区某陆航旅一架救援直升机紧急起飞,将“船长”紧急送往新疆军区总医院抢救。

“我们体力透支了,还有人摔伤!”见到救援人员,被困的驴友们仍瑟瑟发抖,未从紧张的状态中回过神来。

“这里有食物和水,你们先补充下体力。”救援人员检查后发现,被困者中有数名女性曾因摔到脚部受伤。

中国登山协会登山户外运动事故调查研究小组编制的《中国大陆登山户外运动事故报告》不完全统计,2001年至2011年期间,中国户外运动的遇难人数总计220人。

救援谁埋单?

有关律师表示,如果收费,组织收费的发起人,有qq电话约定,将在法律上一定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。

很快,数个救援小组会合到一起。在对伤者进行简单处理后,救援人员们轮流背着被困者慢慢下山。

19:08

“求救!求救!我们有11个人被困在山里,生死不明!”3月1日晚7时许,锦州公安局古塔分局北街派出所民警接到求救电话。

14名驴友违规穿越四姑娘山被困,四姑娘山和卧龙景区管理局先后出动上千名搜救队员,耗资13万余元,而9名驴友当时只被要求支付了志愿者的食宿及补贴等3600元。

新手驴行无人培训

10年内数百人登山遇难

手电光+哨声确定位置

在美国,通常情况下户外救援行动与警察和消防救援一样都是免费的。不过,美国已有8个州通过了可对求救者收费的法律。因疏忽或刻意违规而令自己身陷险境的求救者,会被勒令支付相关费用。综合新华社、中国网